姑瑤山(下卷) 第十二章-熱寒地獄(2)

by 小河
124 瀏覽次數

「腳入陰曹地府,先行孤獨苦獄。」聲音道。

一念一世界。斷垣殘壁的陰間酆都布局之上,便是繁盛醉眼的人間長安。

風蕭瑟冷,鬼吹燈熄。百魂遊走坊市,不見日月星辰。祂們四肢捆著鐵鎖鐐銬,漫無目的,毫無意識。

青台案遠在天邊,近在眼前。姜鄴雙眼犀利,兩指間生出白線往案前一勾,蓄力騰空躍起,須臾,人已入首殿。

「姜氏來遲,秦廣王莫怪。」姜鄴傾身道。

秦廣王穿著暗紅猛虎袍,頂著珠簾官帽坐於案台中央,兩邊卷宗疊得高至頭頂。記錄官提著生死案冊,交點獄卒帶來的陰魂,熟捻清算善惡果報。

「人間如何?」秦廣王從甚多案卷裡抬首,露出一雙豎長瞳孔問道。

「一般。」姜鄴。

秦廣王本鐵青面目,笑起來更是駭人:「可後悔?」

「無悔。」姜鄴。

「那便勞煩尊駕,八熱八寒走一遭。」秦廣王。

姜鄴抬眉:「為何要走?」

「單汝來,夫何在?」秦廣王。

「姜晈未到此?」姜鄴神情說不上是意外,卻也不輕鬆。姜晈之死在人間已過三個月,理應在黃泉路上。

「汝也不知?」秦廣王轉頭看向紀錄官,得來否定後,陷入了深思:「爾等姜水之後,常始料未及阿。」

「實也困擾吾呢。」姜鄴。

「魔君自領罰罷。」案上浮現新卷,秦廣王執筆揮灑:「知汝神衹,便是過場。日後轉交天譴,必受七七四十九道天雷業火。」

姜鄴頷首:「秦廣王辛苦。」後方孽鏡顯跡,獄卒握鬼矛,不留情往陰魂刺趕入鏡。

孽鏡裡,似見一半紅火,一半藍青。陰魂和獄卒手舞足蹈,團團成聚。

「汝由此入,途中免見各層閻羅,直至第十殿,見轉輪王出。」秦廣王道畢,案卷便飛去記錄官手中,又對其道:「上呈酆王殿。」

「是。」紀錄官。

「酆王殿?」姜鄴眉間輕蹙:「回來了?」

秦廣王搖首,姜鄴問道:「既不在,上呈何用?」

「閻羅職責所在。」秦廣王長嘆:「酆王渡劫數年,無其知曉去處。近日亡魂遽增,凡魂猶多,其次妖魂。吾等思量,天地恐要生變。」

姜鄴苦笑:「吾找汝問事未果,竟又得知六界將轉換新氣象。」

秦廣王大笑兩聲,崎嶇地面驀然震盪,獄卒等眾險些踩不穩,道:「爾今借屍還魂之法出現變數,姜晈之魂消失匿跡,該如何解套?」

「秦廣王無須擔憂,吾已有打算。」姜鄴意味深長詢問:「八熱八寒之眾,可曾有疏漏?」

「此話何意?」秦廣王豎眼一縮,複又忽地一瞪:「魔君之語,難不成……?」

「神魔不隸屬任何管轄,走動偶爾過於隨意。」姜鄴。

秦廣王沉默一陣,開口道:「請魔君入孽鏡。」

姜鄴轉身,兩名獄卒已待命在側,抬腳跨鏡,與其一同消逝。

紀錄官走向秦廣王,獻出一份金黃卷冊:「來了。」

秦廣王翻開卷冊,天懲金字有三,蔣、子、文,昂首大笑:「換吾去了!」

紀錄官和獄卒立刻卑躬屈膝:「靜待閻王歸!」

六道輪迴法不可破,當初秦廣王答應姜鄴延長凡胎姜皎壽命,便深知會有這麼一天。

「君來,總算了去一樁心事。」秦廣王舒暢道。


孽鏡另一面,迎來等活地獄。

天界無邊,地熱禿巒高聳延綿。岩石融洞中有火蛾傾巢而出,降下焚火於低谷。

姜鄴佇立一處尖峰,俯瞰底下赤紅廣域,數不清的亡魂遭焚火落身,便發了瘋朝彼此悲憤嘶吼,拾著利器相互殘殺。贏者,將由獄卒拖上刑台削肉剮筋。

死後由業障復生,直到罪業受盡。

望著磨刀霍霍向豬羊的施刑者,姜鄴向身後獄卒問道:「他們何以來此?」

「八熱一層,殺生不悔。」獄卒。

姜鄴嘆:「那得有多少眾生在此受罪。」

舉袖揮去,場景來到雪地冰川。這裡的亡魂全身赤裸,遍身凍瘡呻吟,痛苦難忍。

「具皰地獄,八寒一層,與八熱一層交替而受。」獄卒。

姜鄴不禁搖首:「凍瘡如蓮瓣,浮刻君子印。」第一層,便已如此淒厲可怖。

永夜之中,遙忽閃現紫霞流光,撫平一方青寒惡色。宛如恩賜,為受刑者帶來短暫的解脫。

闇空破出裂痕,映出一抹女靈,與姜鄴回眸而視,瞬而穿進那道縫中。

「阿紫!」姜鄴瞪眼高喊,遂地急起直追。欲尋姜晈的他,萬萬沒想到會撞見阿紫。

『難不成尚在人間的重歡,凡胎出了問題?』他直覺不安。

那場燒尾宴,麒麟洛明因擅自救走姜晈的乳母-張氏,導致其未承該受之業力,打亂司命星君籌劃運命。

身為神界四大祥獸之一犯此重錯,天帝知悉後大為震怒,一度欲拔除神君之銜,貶去畜生道輪迴永世。

是姜鄴進天皇殿,以主僕情誼之虛,行陰陽怪氣之實才得以保住名份。換得人道一世,死後重返神祇。

而乳母張氏接管孟婆神職,待業力期滿,再墮輪迴修身脾性,直至歸去淨土。

死罪尚可免,活罪卻難逃。天帝依舊佈下十道天雷。姜鄴當場受刑完,即刻親送洛明下界。轉眼到酆都,又是一樁樁怪事接踵而來。


空間晃眼黑繩地獄。火山地熱依舊,眾亡魂於哀號中復生,復死。

裸身亡魂被依序畫上十至三十條不等之黑線,半拖行到一處大鐵爐。火燒得極旺,他們排隊等著獄卒烤紅斧鋸,然後沿著畫線,一一割出血肉淋淋,露出腐臭的臟器。

姜鄴踩過刑場,掠過哀聲慘叫之眾,就為追趕稍縱即逝的阿紫。

監工獄卒見狀,上前攔阻:「秦廣王下令,君許眼觀,無須踏入。由孽鏡出入即可。」

語畢,孽鏡馬上顯現在目,可姜鄴卻把眼光堆在前方峽谷對邊上,一條深不見底的裂縫。依晰有紫色流光閃爍其中。

「那道裂縫去往何處?」姜鄴指問道。

獄卒不假思索:「任一道縫,一處融洞,皆往無間(阿鼻)地獄。」

無間(阿鼻)地獄距離等活地獄約兩萬由旬,與大紅蓮華是八熱八寒地獄中之最。受罪痛苦為上七層地獄加疊,再乘以數萬倍。

姜鄴欲續前追,誰知裂縫竟霎那閉合,紫光因此消失於視線。

獄卒喊道:「請魔君由孽鏡進出為好!」

「吾欲直往無間。」姜鄴不悅:「可否?」

獄卒不卑不亢,謹遵教訓,回絕道:「秦廣王有令,魔君務必由孽鏡經過八層苦難,方得圓滿。」

彈指間,銜接而上的是八寒二層,皰裂地獄。顧名思義,亡魂除了全身爬滿凍瘡,還會爆裂,淌出膿血和爛肉。他們不停在哭喊中死去,出生。

「魔君是否在找甚麼?」獄卒疑竇。

姜鄴直接了當回答:「無。」

「請魔君繼續往下層。」獄卒意有所指:「看有何想尋的。」

姜鄴一頓,適才心急,差點忘記自己來的目的。片刻,後道:「好。」

他不再異議,自動進孽鏡下達第三層。但願阿紫的精魂和自己一樣,過場而爾。


※卷二以全新面貌示眾,請看倌務必至卷一了解故事再過來唷!感謝!

You may also like

留言

error: 不是你的問題,是本網站禁止使用右鍵功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