姑瑤山-丟桃眾,第四章,第五回。

by 小河
91 瀏覽次數

夭夭踏入主殿,一身粉紅衣裙襯托其白裡透紅,精明淘氣之貌。桃樹依舊直挺挺,立於月老星君像旁。見真身完好無損,她放下心中大石,提起唇角,道:「月下老兒,我們又見面咯!」

左顧右盼,趁著眾人忙於想自個兒的桃花藍該擺放哪處吉位,才能被神明看見而苦惱時,夭夭一下便跳進桃樹,順利拿回真元妖丹。

傍晚,人潮退去,高、矮的和尚二人走至結緣寺的大門邊,各自拉起一側的鐵環,由內往外闔上,一道暖流從中鑽入,矮和尚納悶道:「眼下都入秋了,這會兒天怎還時冷時熱?真捉摸不定。」

「別說,今早還冷著呢,中午又來個秋老虎!方才想著入夜時涼,要加件外衣,結果現在又熱了!」高和尚附和,與矮和尚合力把大門關上並扣了鎖。

矮和尚調侃道:「莫不是有人又要因夜半踢被子,而去修建倉庫的屋頂了?」

「我可不想再去修,上回差點摔下來!」高和尚心有餘悸道:「也不知是哪路神仙降下的懲罰。」

「許是警告罷。」矮和尚點道:「誘導人們進供,將物品納為己有已是犯了戒律。我們若不及時懸崖勒馬,恐怕之後便不是破了屋頂這麼簡單。」

高和尚頷首,道:「話說我還挺好奇那位姜公子,屋頂破的隔一天,他就派人捎錢來了。」

「是阿,這件事包括我們師兄弟們,還有那天來寺廟裡上香祭拜的人均一概不知。最後還是住持自己說的,他怎道麼知曉?」矮和尚道。

高和尚聳肩,回道:「你還記不記得屋頂破洞那日之事?」

矮和尚努力回想當日,卻毫無頭緒,搖首道:「知道時…那兒已開天窗了。」

「沒錯!」高和尚面露激動道:「我問過了,完全沒有人記起那天到底發生了什麼,在做什麼,像是被人抹去記憶一般!」

矮和尚抿嘴,嘆道:「也許只有住持明白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罷!」

「如今大夥兒私下都在傳是住持和妖有勾結。本也就拿了些供品來解口腹之慾,後頭竟還讓人在供品裡滲血,不知做什麼用!」高和尚光想,就感到全身不暢快。

「為了結緣寺和諧,底下人只能裝作不知情。」矮和尚感慨:「事已至此,還是安安份份地抄寫心經,消除業障才是主要。」他與高和尚邁步,前往主殿後方的靜坐堂。

畢缽羅樹上,洛明隱蔽氣息,全程聽完兩人的對話,並意識到自己為何要像個竊賊般躲藏於此,畢竟人們也看不見自己。望著兩人背影一段時間,才想出能說服自己的理由;或許如此,才和偷聽有著相符之感。

姜皎說得沒錯,除了被妖魔挑唆的住持,其他人均被抹去記憶。洛明跳至地面,大搖大擺走進主殿。那桃妖好在是在預想的時間內,老老實實地回來。要是再晚個幾日,節氣入冬,香山仍因他而暖如夏,天公那邊怕是不好交代。

眼前待宰的羔羊正等著入夜後,神不知鬼不覺地把桃樹連根帶拔搬走,畢竟夭夭對自己的屍首還是珍惜的。可誰曾想,洛明的烈火性子早就失去耐性,眼下大家都吃齋唸佛去了,主殿空盪,此時不抓,更待何時。

「桃妖,現身吧。」洛明開口,桃樹仍好端端地紮在原地,不為所動。他走到桃樹下,抬頭望了望,隨即變出一把斧頭,出手猛地往桃樹砍去。

「等等!」桃樹出聲,便是夭夭遁出,跪下求道:「懇請神君大人高抬貴手,放小人一馬!」

「喔?」洛明收回手,面露些許遲疑,道:「為何?」

夭夭抬臉,直言道:「與武式結下血契非我本意,取人血煉丹也非我所想!我確實想成人,想修仙,但絕對不會用這種手段。小人是被迫的,還請神君明鑑!」

「妳。」洛明語重心長道:「怕是不能留。」

夭夭一聽,神色慌張道:「神君,我真是被冤望的!我壓根就不想和他們扯在一起!從頭到尾我就是一顆棋子!武式強行與我結下血契,逼迫我煉血魔慾。若我不聽,他們便要讓我灰飛煙滅!」

洛明哼聲,笑出聲道:「若妳灰飛煙滅,那個叫武…什麼的女人可還能活?」

「我…..」夭夭啞口無言,後悔自己一著急就把話說重。

「罷了。」洛明不屑地擺手,道:「我的任務是把妳帶回去,至於妳說的這些,自有天道決斷。我等無權干涉。」

夭夭微微一愣,道:「神君來…不就是要對小人降下天罰的麼?」

「我看妳是真想趕緊灰飛煙滅。」洛明無語,回道:「若真如此,區區桃妖還用不著我出手。」

「那為何神君還要拿斧頭劈小人?」夭夭看著那把神斧,膽怯回問道。

「我不這麼做,妳能出來見我?」洛明再不願多說,言歸正傳道:「少君要見妳。」

沒有夭夭回話的權利,洛明直接把其揣進一只約手掌大小的金色囊袋中,接著對其道:「既已拿回真元夭丹,這棵桃樹便不留了。」掌心之斧劈向桃樹,主幹咯吱一聲,立即向旁倒去,把月老星君神像壓於下方。

一位兩鬢斑白的老人忽從地面冒出,大罵道:「唉唷威!是哪個潑猴在我這兒撒野!」再看見是洛明後,面色一驚,隨即俯首道:「原來是麒麟神君!在下有眼不識泰山,竟不知神君大駕光臨!」

「星君,這裡交由你善後。」洛明瞇起逐漸泛紅的麒麟眼,眼裡盡是諷刺:「不管世事的功力都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。」

知曉這番話便是洛明在酸自己,月老星君卻面有難色,道:「麒麟神君,在下職責本就是牽紅線,結姻緣,其他事我真管不了。」

「星君領神職,固然有其該行之責。可如今違反六界秩序之事已現。未通報者,視為默許,方為共罪。日後,還請星君好自為之。」洛明道。留於月老星君一人呆駐原地。

將臨初冬的香山,隨著洛明漸行漸遠,顯得愈發清涼。他身懷金囊袋,全力在樹林奔馳。嚴肅之貌,只因所處的空間不斷在壓縮,植被扭曲怪異,腳下平地凹凸變形。

其實,早在洛明提著大斧往桃樹劈去之時,便察覺空氣中有股濕悶,不暢快之感襲來,直至月老星君現身後才消失。猜測對方應是衝著自己。但因任務在身,無法正面迎擊,只能走為上策。不然照他的性子,一介麒麟神君怎能接受如此挑釁。

空間毫不留情地往洛明擠壓,地面陡然像瀑布般往下延伸,眼前無路可走,從林裏掉入汪洋大海。

洛明再也壓抑不住火爆脾氣,從海裡竄出,懸於海面上,怒喊道:「是誰暗算老子!」

聲音緩緩悠長道:「麒麟神君,別來無恙。」

洛明獰眉,尋著聲音,一把火氣問道:「把我困在此處有何指教?」

「請把桃妖交出來,我等便讓神君離開。」聲音回道。

「爾等?不只一個阿……哼!都來吧!」話落,洛明全身著出熊熊火焰,接著幻化成數十尺高,有火,龍面馬身,鹿角牛尾,背上披著五彩魚鱗之獸。其張口一吐,汪洋儼然成了火海。

「麒麟神君這是做甚!」聲音厲道。

洛明像殺紅了眼,狂火無止盡輸出。他咆嘯道:「膽敢在本神君面前玩小孩兒把戲!交出桃妖?打贏了再說!」

四面八方又忽捲起十幾丈的浪高,來勢洶洶。洛明衝破一面巨浪,浪於另一處立刻成形。持續吐火,把浪燒出一個又一個火洞,爾後便又恢復原狀。看似略遜一籌,可海水也未必佔得優勢。任憑無情地潑打,吞噬,依舊澆不熄麒麟真火,起不了任何作用。

「浪費本神君時間。」洛明低聲道。耐性盡失。

「勸神君還是別掙扎了,把桃妖交出來吧。」聲音道。

巨浪驟然墜下,海水劇烈迭起,進而是更大,更高,更兇猛的海吼。洛明目不斜視,本打算衝破眼前牢籠,輾轉空間出現裂縫,刺眼的白光,把近在咫尺的海吼硬生生分成兩邊……

一位白衣書生從中走出,開口道:「滄海。」

You may also like

留言

error: 不是你的問題,是本網站禁止使用右鍵功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