姑瑤山-丟桃眾,第四章,第四回。

by 小河
77 瀏覽次數

某處尚未被墾伐,草木橫生的林子中,藤蔓肆意生長,明目張膽地攀附、寄生。它一派泰然,老神在在地注視著誤闖此地的白兔,並伸出無數的觸角,試著把獵物撈進身體裏。

然而白兔輕巧踩過根枝,並以極快地動作閃過冒出頭的荊棘,輕鬆穿梭其中。她時不時回顧著後方,貌似比起陷阱重重的林子,更害怕有誰要追上來。

那白兔便是桃妖精-夭夭。

夭夭在逃脫之前,本與武惠妃,神秘人是一條繩上的螞蚱。可她卻深知自己只是個利用完就丟的棋子,要是真被拿去練丹,她哪還有命活?顯然武惠妃是想利用她來完成和神秘人的交易,卻不知自己和她一樣被算計。

成為人身以前,她原是山下路旁的其中一棵桃樹。長年人來人往的,不知不覺便吸取許多人氣,靈性增長,有了自己的意識。她經常和其他桃樹一塊看著有趣的人們,幻想自己有朝一日也能和他們一樣,自在的逛街,想去哪便到哪。

某日夜裡,一位紅衣的女子來到面前,衝著她嫣然一笑,逕自把兩邊手腕處各劃一口子。傷口極深,奔流的血液陸續淌出,滲入濕軟的土壤,讓她吸收。過程中,失血的紅衣女子面容愈發蒼白,笑容變得愈加詭異,直至倒地不起,她也化成了和女子極為相似的樣貌和身體。

『從現在開始,妳就是她,她便是妳。』神秘人一出現,強大的氣場差點將她打回原形。他是魔,威嚇六界的魔,那時他沒有形體,只有一件墨色斗篷遮住的詭譎魅影。他告訴她,倒在地上的女人便是當今盛上的寵妃-武氏。待她熟悉環境後,他們會再過來。

『她看起來快死了。』夭夭冷冷地看著倒地的武惠妃,毫無感情道。

『有妳在,她不會的。』神秘人哼笑,帶上武惠妃,離開。

後來的故事,便是要求夭夭進到玄鐵丹爐,取用凡人的慾望和部分血液來提煉血魔慾,另一部分是食含有血液的供品,以保武惠妃青春永駐等狗屁倒灶的任務。

『憑什麼我要被迫選擇用血祭!…逼良為娼!』夭夭邊跑路,邊在心裡暗自罵道。

修成人身的方法有三種。第一種,吸取人氣,這是夭夭起初之法,可依靠日積月累來提升其靈性。第二種,提精氣,把人妥妥地製成乾屍,除了可以快速修成人身,還能讓自身修為大幅增長。第三種,血祭,也就是武惠妃所用之法。相比前兩者,血祭能立即修成人身,但要與提供血液之人同生共死。

本洋洋得意自己竟能這麼快就擁有一副皮囊的夭夭,在成為人後的第三天,香山附近的樹精告訴她這些事情,赫才發現被利用。一棵能活得上百年的桃樹,生死束縛於白駒過隙的凡胎,她不甘心!曾經想過好幾回,遂把真身全廢,直接墮入輪迴,重新來過。直至在石室裏,遇見那名叫重歡的女子後,她頓時覺得一切有了轉機。其身上的聚魂石定可助她擺脫與神秘人及武惠妃的控制。

只不過唯一擔憂的,是重歡身邊的姜晈,他與神秘人皆擁有足以讓芸芸眾生灰飛煙滅的強大氣場,可他明明是個凡人阿!怎麼會有和魔一樣的威攝力?夭夭想不透。

奔波兩日,夭夭終於傍晚時分,回到人潮擁擠的香山。她走至賣桃花藍的攤子,笑問賣家道:「這後方怎麼看都感覺少了東西…..像是少了棵桃樹?」

賣桃花藍的賣家也笑回道:「姑娘心細,後方的桃樹現在已經移到主殿了。」

「這是為何?」夭夭問道,開始打探前兩日於石室逃出後發生的事情,藉此順便消磨時間,再於夜間取回真元妖丹。

「姑娘有所不知。一年前,且聽當今惠妃-武氏尚要進宮前,曾提著桃花藍來過此地。又過了幾日,結緣寺裏的住持就帶著一群和尚把這後方的桃樹給挖了,送到主殿供奉。」賣家吞了吞口水,繼續道:「大夥兒都說是桃神降世,要讓前來求姻緣的人都能終成眷屬呢!」

「竟有這等奇事!」夭夭靦腆道:「我方才還聽說若是在花籃裡放入桃花釀,更顯靈驗和誠心呢!」

「噓!」賣桃花藍的人突然嚴肅,小聲靠近道:「這本是公開的秘密,但不知為何,結緣寺前幾日貼出公告,說從今日起不再收取任何除了桃花以外的供品之物,為此,某些商家很是頭疼阿!」

「喔?這又是為何?」夭夭揚眉道:「可發生了什麼事麼?」

賣桃花藍的人搖頭,無奈道:「據說有人在桃花藍的供品中滲了人血,謠傳這麼做肯定能喜得良緣。接著便是兩日前,結緣寺後方的倉庫屋頂居然莫名奇妙的破了個大洞!有人就說定是桃神知曉了這兒事,在發怒呢!」

夭夭聽畢,心中發虛,臉面卻是激動道:「這一定是那些邪魔歪道的在蠱惑人心!」

「肯定是的!」賣桃花藍的人附議:「世道上總有人愛造謠生事,小心下地獄被割舌頭!」夭夭笑著僵硬,虛汗冒出。

一名賣糖葫蘆的中年男子路過兩人,積極示意道:「姑娘,要來一串糖葫蘆麼?很好吃的哦!」

夭夭隨意看了眼,拒絕道:「不用了。」

「一串才兩文錢,邊吃邊逛多好呀!」中年男子拿起一串遞在夭夭面前,夭夭未理會,跟賣桃花藍的人道了謝,繼續往前走去。

中年男子停下腳步,笑了笑,把手上的糖葫蘆咬下一顆,開心喊道:「又香又甜的糖葫蘆哦!一串兩文錢,不好吃不用錢哦!」然後向著不遠處,一位算命攤的老人比劃著口型,道:「就是她。」

老人摸著又長又白的鬍子,待夭夭路過,上前阻道:「唉呀,這位姑娘且慢!」

夭夭被喊得一愣,回頭見是算命的,忽升起煩躁,道:「別煩,我可沒錢!」

「我不是要姑娘的錢。」老人和顏悅色道:「只是看姑娘形色匆匆,有些話想提點姑娘。」

「甚麼話?」夭夭仍面露不耐道:「快說!」

「過去已不可改,未來盡在手中。」老人道完,默默走回自己的攤位上坐。

夭夭疑惑,移步攤位,問道:「你什麼意思?」

「姑娘是個聰明人,待到時機,便能想明白。」老人微笑道。

「呿,無聊。」夭夭撇頭,下定決心決早些去主殿待著,免得這一路上,奇奇怪怪的人搭訕。

持著糖葫蘆的中年男子走至算命老人身旁,道:「你還指點人家呢,小心魘魔知道把我們給……」下意識比了個割頸的手勢。

算命老人卻一把搶走糖葫蘆,直塞中年男子嘴中,道:「別隨便在凡間提到他。」

「對喔,抱歉。」中年男子鼓著腮幫子問道:「那我們現在……?」

「這桃妖打算在午夜時動手,我們先一同與之進主殿,待桃妖拿回真身,目標出現後再動手。」算命老人道。

「嗯,到時得讓結緣寺的和尚們一覺至天亮才行。」中年男子謹慎道。

「那位身上的火也得注意,別讓牠把這裡給燒了。」算命老人提醒道。

You may also like

留言

error: 不是你的問題,是本網站禁止使用右鍵功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