姑瑤山-桃之夭夭,第三章,第四回。

by 小河
76 瀏覽次數

「魔……..扼….」貌似被人掐住咽喉,那團青光發出哀嚎,忽明忽閃。纏住姜皎的青煙也忽然鬆開,化成一名紅衣女子,雙雙跌落在地,臉色難看。

重歡喊道:「姜皎!」本半跪在地的她立刻跑向姜皎,將人扶起後,一口又腥又稠的血液也從其嘴裡吐了出來。

姜皎無力地靠於重歡肩上,虛弱安慰道:「我沒事。」嘴裡滿是血。

「怎麼可能沒事,看看你的脖子……..都邪氣入體了。」重歡擔心地看著姜皎道。

一條條網狀般的紫黑色血絲浮出頸部,重歡一手撐著姜皎,一手從腰間拽出小白瓶,從中倒出一粒圓黑色,樣貌和大小皆如豆的藥丸放置姜皎嘴邊,道:「這是護命丹,除了能保性命,裏頭摻著些微的麒麟真血,還能阻止邪氣蔓延。你先服下試試,回頭我再想辦法。」

「…..好。」姜皎有些猶豫看著護命丹,抬手接過藥丸,正要服下,餘光一閃,一抹紅色身影竟想往門口逃。

「想跑?」重歡冷笑,抬起左手開始注入靈力,很快地,一道紅色封符再次現出,牙一咬,她下令道:「定!」封符迅速把目標包圍,桃妖瞬間動彈不得。

區區降妖術,已讓重歡眼冒金星,渾身發麻。想裝無事,搖晃的身軀卻無情的將她出賣。

「歡兒?」姜皎輕聲喚道。

「我沒事。」早知如此,何必當初?她不得不認同姜皎當初的勸戒,內心道:『以後真不能不隨隨便便喊捉妖。要捉,也得把打架用的傢伙備齊才是。』

「真沒事?」姜皎仍一臉不放心道。

「真沒事。我就是…缺血…對,缺血。」眼前的事情還沒完,重歡振作精神,把姜皎扶到一旁,道:「在這等我。」

重歡踩著略些沉重的步伐,走至桃妖面前,開門見山道:「妳是誰?想做甚麼?為何玄鐵丹爐會在此處?究竟有甚麼陰謀?」

桃妖未語,視線落在躺於柱子邊上的姜皎,神色恐懼。此舉,重歡也跟著一同望向掛著蒼白模樣,隨時要昏厥過去的書生,卻是困惑。

剛剛那一幕發生得實在太過突然。以重歡的視角,桃妖衝至丹爐後,隔了一段距離,擋於她和姜皎之間。她只能透過半只頭冠,才能確認姜皎是被捲起於半空。青光閃了幾下,很快地變成畫壁中的紅衣仕女。其掉落的那一瞬,她恰巧目睹姜皎於彈指間,活生出一具陌生面容。並非是另外一張臉,而是相同的容貌裡,似乎還存在著其他人。一個同時擁有強烈的壓迫氣場和威攝之人。

過一會,桃妖收回視線,聲音已無方才那般驚悚,默默吐道:「我本是山下其中一棵桃樹,在偶然的機遇下修成人形……」

桃妖名喚夭夭,由武惠妃用自身血液喚醒桃樹而來,故相貌與武惠妃極為相似。她受命待在結緣寺,汲取前來求姻緣的人的血液。目的為保武惠妃青春永駐,且能永得聖上恩寵。玄鐵丹爐為一位披著墨色斗篷之人帶來,並放於畫壁後方的密室,武惠妃當時也在邊上。二人要利用她桃妖的身份,把倉庫摻有血液的供品吸收到自身,從每日午夜子時進到丹爐煉化至寅時出來,並燒上七七四十九天,方可提煉血魔慾……

「血魔慾?那是什麼東西?」重歡問道。

「…..我只知道血魔慾是一種邪丹,消失已久。它需要由四十九個有強烈慾望的人血來當作藥引,再藉由妖身當作容器,去把丹藥提煉出來。不過具體的作用我不清楚。」夭夭回道。

重歡望向依舊湧出黑火的丹爐,道:「這裏頭可聚齊了?」

「嗯,就差火侯。」夭夭邪媚笑道:「若再拿妳的聚魂石一用,馬上就能成。」

重歡面色一凜,裝不知情道:「甚麼聚魂石?那又是甚麼?」區區桃妖,怎知曉她身上藏著聚魂石?靈力明明都讓那道士施法鎖在身上,難不成跑到印堂後便徹底失效了?

「別裝了,我知道妳有。」夭夭注視著重歡,道:「就在印堂上,我說的可對?」。

完了,這下重歡真的完了。去趟姑瑤山,法術失靈,感知妖魔的嗅覺失靈,連聚魂石也被成功解鎖。想起白澤曾經與她說過聚魂石的作用,覬覦它的,都是想要利用它來做出違反六界秩序的勾當。當然,包括重家在內,她便是利用魂石之力,暫時得以成為一名正常之人,藉此找回自己失去的幽精和奭靈。現今,在沒有把另外兩魂找回來前,她鑲於額上的石頭顯然靈力大現,任憑一個心懷不軌的神仙妖魔遲早都會察覺。倘若這六界太平,四海安樂,也不至於讓她如此擔心。然而世道薄涼,為求更高道行,貪婪野心,另闢蹊徑者不勝其數。以此想納聚魂石為己用之人勢必也將排山倒海而來。

想到這,重歡的腦袋貌似又比剛才更暈了,她雙目黯然,道:「病餃子,你有沒有認識的神醫?我需要開顱取石。」

「沒有。」姜皎病懨懨地靠在牆邊上白眼,手裡握著護命丹,未食。

聽聞被拒,重歡開始不斷在石室裡來回踱步,似是忘記收夭一事,把姜皎和夭夭晾在一旁,自顧自道:「不行,得想個辦法。」

「先把正經事辦了吧。」姜皎於一旁提醒,卻被無視。

最後,是夭夭按耐不住,喊道:「喂,妳到底打算把我怎麼樣?」

只見重歡提著食指放置嘴上,噓了一聲,當下氣得她差點自刎。

You may also like

留言

error: 不是你的問題,是本網站禁止使用右鍵功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