姑瑤山-桃之夭夭,第三章,第三回。

by 小河
79 瀏覽次數

「說甚麼呢。」姜皎認真道:「我不過是想確認罷了。」

重歡故意拉長尾音:「是麼--」後又道:「你是入宮領職,如何見?」

「聽聞宮中友人道,皇上對惠妃娘娘很是寵愛。除了上朝論政,幾乎形影不離。所以我才說興許領賞時能瞧上一瞧。」姜皎解釋道。

重歡點頭,諷道:「呵,怕是她有大神相助咯。」如今武惠妃貴為皇上身邊的紅人,間接帶動結緣寺的香火,其背後原因可想而知。「恩,那王皇后也不管管?這人都要爬到頭頂了。」

「王皇后近期身體不適,暫由武惠妃代為掌管六宮。」姜皎溫道,卻迎來重歡的疑惑神情。

重歡向著姜皎緩步繞上一圈,從頭頂看至鞋腳,又往回對上其雙目,神奇道:「不錯嘛,九年過去,在宮中都有朋友了……連妖氣都聞得,咳疾看似也痊癒了……說說,吃了甚麼靈丹妙藥?」

姜皎掛著淺笑,未回答,只問道:「歡兒認為這九年是長或短?」

「長阿。」重歡理所當然回道。

「樣子可有變?」姜皎又問。

「你我分別於幼年,如今的樣貌當然不比孩童時期般稚氣。」重歡又回。

「那便是了。」姜皎道:「相貌會隨著時間變化,身體亦是。而世間瞬息萬變,轉念尤為一瞬,何況九年?」他語氣不平不淡。

「哎,你就說我別大驚小怪得了。」重歡抿著嘴,略不耐煩道:「至於兜這圈子……」

這話倒是整得姜皎怪不好意思,道:「哈哈,讀書人總是嘮叨些,歡兒別介意。」

重歡擺手,把視線落於前方的五張圓桌,過一會,她輕蹙眉,喃道:「嗯?這桌巾顏色怎麼……」

「發現了?」姜皎微笑道,口吻如夫子問學生般。

「若按五靈區分,其桌巾分別為金、青、藍、紅及…褐色;也就各自代表著金、木、水、火和土。」靈光一閃,重歡忽面色凝重道:「莫不是要作法?」

「不錯。」姜皎收起笑容,觀察著滿桌滿地的花籃良久,道:「妳再看看花籃裏的供品,大部份不是有血跡便是有血腥味。」

脾胃頓時一陣翻攪,重歡快步走回查看方才放核桃的籃子,並仔細撥弄著,確認沒事後,吁了口氣:「還好這籃乾淨。」緊接著又開口道:「我們得盡快找到那妖孽,再下去怕是要出人命了。」

「莫急。」姜皎不慌不忙道:「就在那紅衣女子後面。」誤打誤撞,竟讓他倆輕易找到所在地,也不枉費重歡借用程青的名諱上演這麼一齣為難人的戲。

姜皎靠近石牆,循著畫中女子的眼光,伸手觸摸面紗的位置,一塊如手掌大小般的石磚微微隆起,往下一壓,石牆霎那轟隆作響,伴隨散落的石灰和塵土,整片牆面開始向旁移動,待兩人進到內部,石牆便又自動往回關上。

一座體積和香爐相仿,較高,如峰塔的火爐赫然在目。其色為墨,亮得很。主體為方,屋簷於中央漸開,共三層。頂層有一只葫蘆,底層及中層四面各挖著一道圓弧拱門,並刻有四條玄蛇挺著身子貼於爐外,朝向底層門口。其張著嘴,呲著尖牙,貌似欲吸取裏頭不斷竄出的詭異黑火。而三只腳柱隔著地面約一尺,浮於一團混濁之氣上。

兩人與之隔一段距離探究,恍然發現大事不妙!

「病餃子,這是西王母的玄鐵丹爐阿!」重歡驚詫,此丹爐煞氣極重,通常出現必有大凶。

姜皎也不可置信道:「玄鐵丹爐能熔盡天下之憎惡,所製之丹藥邪穢非常,自西王母歸順崑崙神以來,這東西就被封沉在西北方的蛇巫山下,怎會出現在此?」

重歡盯著丹爐,謹慎道:「我過去看看,你且在這。」

「別靠太近。」姜皎叮嚀道。

重歡頷首,緩緩靠近丹爐,除了黑火釋放出的濃煙飄至上方屋頂的開口外,未有其他異樣。再湊近爐內細看,也並無任何丹藥形成的影子。她鬆口氣道:「看樣子還沒煉成。」

姜皎站於後頭也隨之放下戒備,正欲開口,爐裏黑火突然迸發妖異青光,夾著大團黑煙朝重歡血盆大口撲來。「歡兒小心!」他大喊道。

重歡當下從旁跳開,青光也火速脫離丹爐,對其展開追逐,時不時發出一道又一道的鬼魅女聲:「把聚魂石給我!」

重歡邊跑邊到道:「甚麼…聚魂石….」周圍空蕩,除玄鐵丹爐並無任何遮蔽防身之物,所幸還有幾根屋柱可以閃躲。她率先跑至右後方柱子,快速並熟練地唸出降妖術:「天地正氣。日月光明。玉虛符命。號召雷霆。魑魅魍魎,皆入我符!」紅光現出,擋於其前,一道封符儼然形成……

磅!巨大爆裂聲響傳出,重歡抬首時,青光已然撞碎封符而來,那抹輕挑的笑聲刺耳又詭異。她又跳往前方柱子施展,已是無法,全程只能在體力範圍裡閃躲。而姜皎立於一旁雖心急如焚,卻是一點忙也幫不上。

青光疾速奔來,重歡硬著頭皮,勉強喚出極弱又黃白的光罩來護住自身來抵擋其攻勢,吃力道:「該死……」

奈何術法失常,身上又未掛配劍,青光勢頭猛,根本跑不贏,一場本應輕而易舉的捉妖記竟被她搞得如此狼狽。

鏘!鏘!鏘!玄鐵丹爐發出劇烈撞擊聲,晃眼,正是姜皎拿起地上石塊往丹爐砸,想試圖引起注意。可惜那團青光非但沒有停止攻擊,還變本加厲,她對重歡不屑一顧道:「妳那沒用的小夥伴以為這樣能阻止我?哈哈哈,凡人之力簡直脆弱不堪!」一頓重擊迎面而上,把對方壓得呈半跪之姿。

見青光無動於衷,姜皎便放棄石塊,改用全身之力撞向那玄鐵丹爐。被撞擊的丹爐雖絲毫未動,卻異常興奮地傳出嗡嗡共鳴,且每撞一次,那共鳴聲便又更響更大。其爐中探出的舌苗接觸到肉身,甚是瞬間宛如地獄裡,伸出成千上萬的鬼手,迫不急待把獵物拉入萬丈深淵。

火舌意外不燙人,反而冰冷帶著刺疼。可此刻的姜皎顧不得這些,一心想著若能把青光引來此,重歡便有時間施展術法。

隨著黑火越燒越旺,整座丹爐開始莫名不正常震動,這才成功引起那團青光的注意……

「不!」青光尖聲,轉移目標往丹爐衝去,怒吼道:「給我滾!」

「快跑啊!」重歡著急地對姜皎喊道。

青光衝至丹爐,伴隨之青煙也分作兩頭繞住姜皎,如繩索般捆起並升至半空,正預備甩去石牆,眼前的文弱之人彷彿變了臉孔,渾身之書卷氣杳然消失。

凜若冰霜的面目,目光鋒利非常,姜皎厲道:「桃妖,為何還不現形!」那聲線低沉且內斂,彷彿只有當事人聽得見,且容不得半點拒絕。

You may also like

留言

error: 不是你的問題,是本網站禁止使用右鍵功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