姑瑤山-桃之夭夭,第三章,第二回。

by 小河
74 瀏覽次數

穿過人群,姜皎和重歡繞過前殿,往右側旁的碎石小徑去。道路寬長,沿途灌木開著稀疏,淡雅芬芳的紫玉蘭,下方又有整排嫩綠青翠的小樹叢,恰好彌補大小不一,倉白色澤,杳無生機的鵝卵石地。

他們先是經過寺裡專門予和尚們用的飯堂,再來是下榻處所和洗漱區域。走至底後,正欲左轉,兩名年紀看著尚輕,身材一高一矮的和尚已繞過彎來,手上各提兩藍桃花。

雙方於轉角碰個正著,片刻,高和尚上前,主動道:「不好意思,兩位施主,這裡非寺裡之人不能入。」

只見重歡立刻釋出難為情之色,拱手道:「冒昧打擾兩位師父,不知手上花籃可有我的?」

矮和尚看向手中花籃,問道:「施主找花藍作甚?」

姜皎望向重歡,也不知何時她竟從背後變出兩瓶桃花釀,滿腹委屈道:「我這兒的東西還沒放進去呢,回頭就看見被你們的人收走了。」

高和尚一聽,禮貌問道:「還請教施主名諱?」

重歡愣了愣,隨即脫口而出:「小女程青,起程的程,青草的青。」

「施主稍待,我來看看…嗯……這裡沒有…」高和尚舉起花籃轉著,並尋找掛於側邊上的桃木名牌,未尋到,便轉頭往矮和尚問道:「你那邊呢?」

矮和尚也提起花藍查找,最後確認道:「我這裡也未尋得。」他看向重歡道:「施主可是親眼看見了?」

「我兩隻眼睛都看見了!」火爆脾氣說來就來,重歡不悅地大聲道:「你們這兒的規矩不就是得把桃花藍放於供桌三天三夜,方能火化祈求神明保佑的麼?怎麼,現在人多,得過且過了?」

陡然被這麼一吼,高和尚忽面露心虛道:「阿,或許是被新人誤認為昨天那批。」他把矛頭指向身邊的矮和尚,怪道:「都怪你,住持曾交代要好好帶著新人適應,你總隨便敷衍,這下出問題了吧!」

矮和尚疑惑,帶新進弟子不正是高和尚自己麼?怎怪罪起他來?

眼前重歡盛氣凌人,高和尚又把鍋丟給他,這時候爭論是誰拿的怕是不妥。

溫和的矮和尚壓抑著委屈,先道歉道:「施主不好意思,是貧道的疏失。可能是被放在後倉待火化的那批了,回頭我定回去再找出來擺放。這兩瓶桃花釀就交給貧道處理吧。」

矮和尚預備接過桃花釀,重歡猛地往後退,把桃花釀揣在懷中,認真道:「不行,我得親手放進去。」

「後倉花藍數量甚多,要找非易事。貧道不好耽擱二位時間,不如先移至前殿,找個歇腳處?」高和尚一旁接話道。

重歡當下往姜皎瞪過去,然後緊抱桃花釀問道:「喂,病餃子,你覺得呢?」

原在邊上看戲的姜皎心虛地咳了聲,開口道:「倒也不必如此麻煩。兩位師父直接帶我們去倉庫便可,況且…四個人找也快些。」

高和尚面露半分猶豫,似乎有些為難,姜皎揚眉問道:「莫非裡頭有什麼不能見的?」

「當然不是,施主言重了!」高和尚惶恐道:「只是結緣寺後倉從未帶過外人進入……」他是個聰明人,從小便於結緣寺待至今日,雖無歷經紅塵俗世考驗,卻因香山遠近馳名而見過不少達官顯貴。

姜皎和重歡不管於相貌、穿著,還是那一身的貴氣皆表露無疑,明顯不好招惹。片刻,高和尚想想便道:「也罷,兩位請隨我來。」由他和矮和尚帶路,讓其跟在後頭。

途中,姜皎倚身置重歡耳邊,小聲打趣道:「程青姑娘沒了術法,偷雞摸狗倒是精進不少阿。」

重歡瞇起雙眼,表情略顯僵硬,呵呵笑道:「權宜之計,權宜之計……」

四人踩過石子地,來到後方的草皮。只見赫赤大門已脫落著大大小小,深淺不一的漆皮,銅製的鎖也因長年使用而浮出一層銅綠。高和尚先是把手中花籃交予矮和尚,接著從袖口撈出鑰匙。咯吱一聲,倉門打開的瞬間,濃烈的桃花香便伴隨著與之而來,重歡掩住口鼻,皺眉道:「這味道未免有些重了…….」

高和尚不以為意,回笑道:「最近送花藍的人數甚多,所以……」話未說畢,腦勺竟被狠吃一記,整個人往後傾倒在其身後的姜皎。

矮和尚目睹此幕,不敢置信。他眼裡透著恐慌,支支吾吾指著姜皎道:「施主…這是要做甚?」

姜皎把人扶至一旁的樑柱,撇了眼方才出聲的矮和尚,打算讓和尚倆手搭手去尋周公時,天外徒然飛出不明物體,矮和尚閃避不及,正中前額,當場暈厥倒地。

就勢往重歡看去,懷中的桃花釀已然擱於地。她隨手剝開一顆核桃往嘴裡送,邊咀嚼邊對姜皎道:「一人一個。」

「妳何時又變出這東西?」姜皎撿起核桃,心想這人力氣還挺大,都能徒手剝核桃了。

重歡聳肩,用鞋指著滿地花籃的其中一個,道:「喏,還有很多,要麼?」

「剛順走人家的桃花釀還不夠,現在倒是直接吃起來了?」姜皎無語道。

重歡抿嘴,搖頭更正道:「我那是借。結緣寺已不同往昔,什麼人都往這裡送吃喝,也不怕寺裡人撐壞肚子。」

姜皎也搖頭,卻是無奈。他把手中核桃放回原處,道:「那也不能隨意對待來此之人的一番心意。」

重歡聞言,當下雙手抱拳,裝模作樣道:「這位兄台教訓的是,小女定銘記在心,絕不再犯。」

倉庫上方為圓弧穹頂,頂樑柱按照整體空間分布四處,周圍石壁崁著畫,畫上皆是桃花紛繁盛景,唯獨面對正門處的壁上多出一名紅衣仕女。

中央以桃木桌為主,四支樑柱於對角線各擺放一張,並鋪上不同顏色之面料。桃花籃堆滿桌面,堆不下的就擱在地,數量多得幾乎要淹至門口。

重歡走至紅衣仕女圖,畫中,女子提著花籃回眸,注視著一塊飄於桃林中的紅色面紗。她道:「若按那小販所說,這位便是武惠妃?」

姜皎來到重歡身邊,齊看道:「嗯,日後進宮,興許能看上一眼。」

「皇帝後宮,啟是爾等眾臣能隨意看的?害,以為你只對書感興趣呢!」重歡笑鬧道:「果然,世上男人都一個樣阿!」

You may also like

留言

error: 不是你的問題,是本網站禁止使用右鍵功能!